:::

最新消息

:::

【系所公告】本所洪達媛碩士生於藝術認證第80期刊載「建築」思維的向度 與你/妳發生關係文章

系所公告
張貼人:網站管理員公告日期:2018-06-14
 



「建築」思維的向度 與你/妳發生關係

 

文/洪達媛(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班)

 


我們都知道公共空間的力量改變了我們的城市和個人的生活,而這正是我們前進的動力。而Asif Khan說:「我們希望Museum of London成為大家的博物館,而倫敦的未來就是在這裡建立起來的。」We all know the power of public spaces in changing our city and our individual lives, and this is what drives us," added Asif Khan. "We want the Museum of London to be a museum where everyone belongs, and where the future of London is created. (2016Amy Frearson)

 

  2017119日,由高雄市立美術館與英國文化協會共同舉辦,以「當代美術館觀眾發展策略」為主題的系列活動,包含論壇、實地參訪與工作坊課程。面對台灣各類型美術館相繼成立下,面對觀眾拓展上的變化與轉向,建築在空間與觀眾互動的議題也越來越受到重視。受邀者知名英國建築師阿瑟夫(Asif Khan),他的作品融合了建築與科技、品牌與公共關係、實體與虛擬,並研究如何運用科技、物質、自然與人類感受來定位與強化場域與空間的特殊性,透過媒材與社會層面的結合,從根本思考改變人們體驗與環境的關係。過去曾參與餐廳、博物館、市場、地景等公共空間的設計案,本次演講提出以博物館場域作為建築主體,從《如何透過建築提升觀眾參與度》(Engaging Audiences with Architecture)思考,藉此達成博物館的公共性,使更多人參與空間的互動。

 

過去、現在「博物館」的演進

  在希臘神話故事中,謬思(Muses)是希臘神話中主要掌管「藝術」、「科學」的文藝女神,隨著時代流傳的詩歌,以傳統的音樂和舞蹈,藉此表達神話傳說。博物館的起源是繆思專門收藏古希臘的亞歷山大大帝在歐洲、亞洲及非洲的征戰得到的珍品,但當時的博物館並不對外開放。18世紀時,許多啟蒙運動人士試圖重立對繆思的崇拜,而博物館的英文「Museum」本來的意思是「繆思的崇拜地」,就是源於希臘語的繆思「Μουσεῖον」,也藉此闡述博物館是一個向公眾展示知識的場域。

  在演講中,Asif Khan藉由談論最早建立的博物館,回應空間安排與參與模式的現況,也藉此提出不同的觀點。他提到相傳最早的博物館於西元530年建立於烏爾古城(位於伊拉克),由新巴比倫帝國最後一任國王那波尼德(Nabonidus)的女兒恩尼葛爾蒂娜娜(Enngaldi-Nana)公主擔任館長。這間博物館位於烏爾大塔廟(Great Ziggurat of Ur)外,雖然現今的空間無法完整追溯,但想必令當時的參觀者嘆為觀止。而在博物館的期望下,確實提供廣大多元的人士參觀,這從當地出土文物中刻有銘文的黏土圓筒得以證明,那是最早博物館的「說明卡」,銘文對文物的描述說明包含了三種語言。在歷史上,或許人們唯有了解及深入過往的事蹟,才是認識自己所處時代的唯一途徑。當我們參觀世界各地的多所博物館時,可能會觀察到2500年來的空間安排及參與模式無甚改變,而對於明瞭劇變社會的我們看著現況發生,這樣的現象頗為矛盾。

  今日的博物館有多重功能,對某些人而言,博物館是城市設施、公共空間、知識的補給站,對更多人而言也轉變為週末的休閒空間。而首屆美洲博物館高峰會議中,更進一步對於「博物館在社會發展中可能扮演的角色」做出了下列的結論:「在推動社會持續進步方面,博物館不僅有其需要或潛能,事實上,就是不可或缺的工具。」[1]因此,除了近期記載過去,觀眾與策展人也開始對「當下」有愈來愈多的關注,而藝術家、設計師、建築師也開始創作新型態的使用者參與式體驗的作品,這些創作的主題多與博物館及其目前探討的主體與社會領域有關。

 

博物館建築意識轉向「環境」關係

  Carol Duncan(1995)在其名著Civilizing Rituals: Inside Public Art Museums中,提出參觀美術館是個儀式化的經驗,其設立與民族國家及中產階級文化的興起息息相關,並透過宏偉的建築與展示所建構的沉思空間,強化參觀民眾身為公民之認同。[2]整體而言,這些歷史悠久的博物館觀眾的可及性來思考,很少規劃休閒的公共空間與特殊需求的觀眾使用的相關設施。近年來文化平權的意識抬頭,為了強調博物館展覽內容與空間的可及性,對於建築開始與環境有了不同的規劃。

  以台灣於2016年建立的毓繡美術館[3]來說,位於南投草屯九九峰下平林村,前臨烏溪,後為九九峰藝術生態園區。主體建築由台灣建築師廖偉立設計,整體配置因地制宜,配合土地形狀和原有的地形,將停車空間留在基地外側主要道路兩旁,運用中國庭園一阻、二引、三通的手法,與自然植栽搭配經由長廊將來客由外至內,藉著中介空間的轉折及視線變化,使人心情沈澱,慢慢帶至主館。主館內的玻璃透明、反射質感,亦使建築與天空的變化有所呼應,企圖消除建築屋頂天際線與天空的邊界關係。近年來陸續有許多台灣在地畫家、雕刻家入住平林村,逐漸形成小型藝術村的雛型。希望藉由環境與在地的居民與社區發生關係,同時也服務各式的藝術教育活動,活絡南投在地的教育生態。

  

社區對人類永續的之重要

  人類是地球生態圈的一部分,原本的農業社會結構,讓生態圈得以維持在可負荷的範圍。環境的劇變除了引發全球氣候與溫室效應等危機,也直接影響了社會及經濟結構的穩定。許多國家在1970年代後,因意識到不得不變之迫切性,而主導改變的策略大多依循著永續發展過程的三大層面:環境(Environment)、經濟(Economy)、社會(Society)。世界各國多以這三大面向為基準,發展適合自身的永續發展模式。[4]而歐盟國家於1990年代開始將建築尺度的永續性探討,擴展至效益更大的鄰里、社區與城鄉尺度上,特別是過去30年來被廣為討論的成功永續社區與都市更新案例。主要原因為「社區」是國家永續發展過程中最根本的執行單位,適合達成互動與溝通,可在合理的時間與金錢範圍內達到相當的成效。全球化的結果,讓更各地的獨特感與辨識系逐漸式微,而社區的心力投注經證實,對於「地方感在地性」的營造與「Think Global Act Local」的行動實現確實具有相當大的貢獻。

  近年,聯合國繼「可持續發展教育十年」之後,推出了《全球可持續發展教育行動計劃》,鼓勵青年參與是其重點之一[5]。社區居民積極與持久的參與具有很深的意義,將建築空間帶入人類生活的周遭,這類的活動會鼓勵人共同深思社區內生態系統的重要性,引導更多人加入活動的陣容,人們會意識到生態系統與日常生活之間,有著難以察覺卻又息息相關的深厚聯繫,也會感受到守護自己的自然環境的行動,涵蓋了無限的價值。

 

邁向成為「大家的博物館」

  城市中的博物館與美術館不斷地提倡深耕在地、介入社區,而探討人與公共空間的關係,進而成為真正屬於「大家的博物館」。該如何達成此項目標呢?Asif Khan提出運用建築、內涵與體驗的創作來吸引觀眾,並且創造引人入勝的空間。例如2017年於阿斯塔納博覽會(Kazakhstan expo)舉行的「未來能源」展,英國館是由Asif Khan所設計,目的在於推廣可持續能源和技術,而英國館名為《We Are Energy》結合聲音與動畫,研究能源的創造與40億年前的宇宙起源開始,到今天的能源生產的歷史。Asif Khan表示:「我想找到一種方法來向我們的觀眾表達這種關係,並探索我們周圍的能源如何持續地平衡與使用。」Asif Khan透過燈光與人產生的關係,引發觀眾進入博覽會參觀互動的概念,更創造屬於人與空間、環境的新關係。

  而創造屬於「大家的博物館」思維下,美術館開始陸續納進建築師製作較實驗性、暫時性的建築創作,特別為美術館觀眾設想參與方式與對於空間的想像。若在英國,這些暫時性的實驗建築會在展後將建築體賣給私人藏家,不成為公共的資金。因此這類的建築作品,不僅節省建構成本,另外還能從中學習建築的技法,更重要的是達成觀眾發生關係之目的。

  建築師主要是利用空間、時間以及人的體驗來思考,這跟博物館的藝術策展是同樣的概念。但在建築與概念之間,Asif Khan認為當今還沒有真正達到平衡,博物館需要的是有遠見的人,而建築師、博物館從業人員有遠見,才是建築重要的關鍵。

小結:博物館建築從過去到當今,延伸至未來

  博物館建築從過去的作為一個展示崇高藝術的神聖殿堂,在博物館並不對外開放的時代,而後期開始走向公共性場域的過程。另外,在當今原先博術館與建築師是相互分離的個體,開始進入相互對話的時代,價值在於博物館建築於場域中與人們所延伸出的時代性記憶與生活。在長年的努力下,高雄整體的都市建設計劃也帶領著城市的前進,未來高美館也將成為新舊社區、整體都市翻轉與加值的重要場域,也將挹注更多當代藝術、建築、設計與社區營造之元素,開拓群眾的視野,提供與國際更多對話的機會。

  建築反映出人對於自然的態度,反映出時代更迭所塑造的權力地景,反映人最原始的渴求。若建構以文化平權的角度的建築為目標,相信所造建出來的主體更是不同。透過關照的對象觀察與服務公共性的角度出發,藉此擴及更多元的觀眾,也是未來當代美術館觀眾發展中的重要策略之一,進而探索人建構出來的空間與自然、與社區、與城市的關係的各種思辯。



[1] 史蒂芬威爾(Stephen E. Well)著;張譽騰譯,《博物館重要的事》,頁 106

[2] 陳佳利著。《邊緣與再現:博物館與文化參與權》,頁110

[3] 毓繡美術館網站 http://yu-hsiu.org/

[4] 謝統勝(Patrick Hsie)著,建築師雜誌,第516期,頁94

[5] 池田大作著,2016SGI日紀念和平倡言,〈萬人的尊嚴──邁向和平的大道〉, 

  http://www.sgi.org/cht/about-us/president-ikedas-proposals/peace-proposal-2016.html

最後修改時間:2018-06-14 PM 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