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消息

:::

【系所公告】本所蘇明如博士於文化研究季刊 第161期刊載「論創意城市之人才因子: 以高雄市文創設計人才回流駐市計畫為例」

系所公告
張貼人:網站管理員公告日期:2018-04-11
  三角公園/

論創意城市之人才因子:
以高雄市文創設計人才回流駐市計畫為例

Talented people in creative city: Case Study of talented people of cultural creative design flowed back and located in Kaohsiung

 

蘇明如

實踐大學文化與創意學院觀光管理學系助理教授

 

摘要

本研究以「論創意城市之人才因子:以高雄市文創設計人才回流駐市計畫為例」為題,探討「創意城市」之論述,尤重創意城市之「人才」條件與文化創意產業,案例分析以高雄市政府文化局所提出之「高雄市文創設計人才回流駐市計畫」為例,發掘創意城市理論線索,如Charles Landry創意城市理論,以及Richard Florida創意資本理論,藉由訪談公部門政策主事者、多位計畫受補助者,以及第三方文創工作者,檢討該計畫之成效,並提出未來高雄市發展創意城市人才政策之建議,期能累積台灣創意城市政策之在地研究文獻。

關鍵詞: 創意城市、文化政策、文化創意產業


Abstract

The main topic of research is "Talented people in creative city: Case Study of talented people of cultural creative design flowed back and located in Kaohsiung City”, which focus on qualification of “talented people” in creative city and cultural creative industries. The case study herein is based on “Talented People of Cultural creative design flowed back and located in Kaohsiung City”. It is expected to find trace path of creative city theories, such as Creative City Theory by Charles Landry and Creative Capital Theory by Richard Florida. The study is performed by interviews of top management in public departments, plan-sponsored people, and third partied. Through reviewing the plan result, this study is meant to provide proposals in developing Kaohsiung creative city talented people policies and accumulated local literature of Taiwan creative city policies.

 

Keywords: Creative city, cultural policies, cultural creative industries

 


壹、導論

一、研究背景

John Hawkins為文化創意產業先驅,認為:「創意無關乎什麼出類拔萃的藝術天賦或文化財富,而是一些生態因素的豐富組合,主要是多樣性、改變、學習與適應。只有在生態條件許可下,創意才能存在,而且可經由有效率的適應而更見蓬勃。」(Hawkins2010)其闡述「創意」如何與環境條件息息相關,提出「多樣性」、「改變」、「學習」與「適應」四個因子,說明可以供創意者盡情發揮的生態區位,而現代城市競爭優勢,已經從地理位置、天然資源蘊藏,轉變成城市公民的創意能量。

何謂「創意城市」?有論者以為,創意城市是國際化、會吸引人才前往,並且富有創造性,可以包容外人進入(Hall2009)。換言之,創意城市具有吸引優秀人才的特點,歡迎他者且能多元兼融;亦有學者認為,創意城市是一個富有吸引力的城市,它吸引創意階級或是高科技產業之工作者前往居住,創意城市是專業的購物中心,是被修正過的宜居城市(Pratt2008)。

「創意城市」必須從基礎做好,打造優良環境,以留住城市最重要的資產-「人才」,滿足人的需求,「創意城市」在這強調人本人道精神的世代,更是如火如荼的發展。然創意城市是完美無缺的嗎?在此概念襲捲全球的同時,亦有學者提出不同的意見,Scott2006)認為大城市可能會因此得到空前的創造力,但社會仍有文化與經濟不平等的狀況,這不單純只是收入分配的問題,還牽涉到基本的公民意識與民主問題,所以這些頑固的障礙,會使得創意城市的概念窒礙難行。而王佳煌(2010)認為創意城市忽略了許多問題,例如:社會的不平等、夜光經濟(night-time economy )下的夜店酒吧帶來的犯罪問題、社會中上階層的菁英主導城市創新的議題、創意行動(街頭塗鴉、佔居)所涉及到的複雜倫理關係、價值觀、民主問題。可見創意城市的發展,其中還是存在著許多尚未解決的難題。

本研究關注「創意城市之人才因子」,聚焦於高雄市,研究對象以高雄市政府文化局所提出之「高雄市文創設計人才回流駐市計畫」為文探訪。

二、研究方法

本研究以文獻探討、田野調查暨質性訪談為主,蒐集學術文獻、官方文獻等對創意城市與文創產業施政的宣示、相關論述與宣傳資料等。在田調訪談部分,訪談對象擇定為計畫政策公部門主辦方、多位人才回流計畫受補助者,以及第三方文創工作者暨專家學者,運用三角檢測,透過不同立場的受訪者,更能夠知悉多方面的資訊,並加以分析討論得出結果。

三、相關文獻探討

(一)Charles Landry創意城市理論

Charles Landry為英國創意城市研究機構「傳通媒體(Comedia)」執行長,Landry2008)認為:城市要達到復興,只有通過城市整體的創新,而其中的關鍵在於城市的創意基礎、創意環境和文化因素。因此,任何城市都可以成爲創意城市,或者在某一方面更具有創意。而解決在地化問題,以及注重多元發展,是城市重生之重要關鍵。

  18世紀工業都市的成長最終達衰敗期,在時代的推進下,失去先前的經濟功能,以工業大國著稱的英國最終也面對此瓶頸,為了力挽狂瀾,當時英國首相Anthony Charles Lynton Blair便組織了「英國創意產業特别工作小組」(Creative Industry Task Force),打造「新英國」,提倡重視知識經濟、推廣「創意產業(Creative Industries)」,而創意產業是城市的文化資產,是城市給人的印象。

  Landry2008)提出,鼓勵大家發揮想像力的城市,遠遠超越了城市基礎工程典範,而不只是一味專注於諸如道路、千篇一律的住宅開發,或是平凡無奇的辦公大樓等硬體基礎建設,而是要營造一種「創意氛圍(creative  milieu)」;創意氛圍是種空間概念,指的是建築群、城市的某處、甚至整座城市或區域。它涵蓋了必要的先決條件,足以激發源源不絕的創意點子與發明的一切軟硬體設施。軟體基礎建設包括:關注人們如何才能會面、交換意見,並建立網路,並鼓勵促進人際溝通的實體發展與空間營造,這些空間具有高度品質與舒適便利性。
  由於創意不僅在於有構想,還在於將它們落實,因此這類城市需要活力十足的思想家、創造者與實踐者。而特立獨行者通常會挑戰阻礙進步的界線,因此,創意組織了解,若要運作良好,就需要這些「人才」,而重要的是,這種較開放的城市能夠提供人才運作的空間。

(二)Richard Florida創意資本理論

Richard Florida提出「創意資本理論(Creative Capital Theory)」,主要是描述21世紀創意時代來臨後,創意階級會在具備「4T」的地區發生群聚,而這些地方將會成為最高競爭力的城市。Florida2003)認為,當一座城市的經濟發展是透過聚集創意人才與高科技產業來達成,同時也具備開放多元的生活空間,便可稱之為「創意城市」。

其所謂「創意經濟發展的四T」即:科技(Technology)、人才(Talent)、寬容(Tolerance)、愉悅環境(Territorial Assets)與自然與人造的愉悅環境(Territorial Assets[1]。一個地方想要吸引創意人、激發創新能力與刺激經濟成長,必須四者兼具。

Florida並與相關研究人員共同提出的其他創意城市競爭力等相關指標,指標由四部分組成:1.創意階級所占勞動力比例、2.以每人專利權數目來測量的創新指標、3.以地區高科技產業出產量占全國高科技產業出產量的比例來測量的高科技產業指標、4.多樣性,其中第4項「多樣性」有項具特色指標:「波西米亞指數(Bohemian Index)」,波西米亞人數指標,指的是藝術創意人口數,統計藝術家、作家、表演者與各種跨領域藝術工作者,在一個區域的密度,與本研究所探討的創意城市之文創人才因子有密切相關。

其綜合各項指標[2],提出結論為:「與其說經濟成長完全由企業主導,不如說它是發生在對創意更包容、多元、開放的地方,因為所有創意人都想要在這樣的地方生活。」(Florida2003Florida認為「多元化」也代表刺激與活力,有吸引力的地方不一定是大城市,但一定是具有國際觀的地方,任何人都可以找到讓自己安逸的團體,也可以找到足以帶來刺激的其他團體,各種文化與觀念在這個地方互動,提供吾人一個對於「創意城市」與「人才」之關連思考點


全文請參考連結:
https://www.csat.org.tw/Journal.aspx?ID=22&ek=123&pg=1&d=2819

最後修改時間:2018-05-16 AM 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