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消息

:::

【系所公告】本所黃芝晨碩士生於想想論壇刊載「失語的地方藝術:為什麼功夫留不住?」

系所公告
張貼人:網站管理員公告日期:2017-10-25
 

臺灣的有形、無形文化資產因時代變遷,經常受到開發與保存的價值衝突,其中,地方藝術的傳承更是在文化全球化的時代下不被受到重視。所幸,作為臺灣文化古都之一的鹿港,在經歷許多國家先後的殖民,還能將家族所傳授的藝文保留下來,包括書法、工藝、南管、北管等等。

鹿港豐富的文化藝術資產中,神像雕刻是相當突出。其中,自清朝統治臺灣時期即來到鹿港的吳田,承襲泉州小西天神像遺風,1845年開始木雕工藝,傳至吳清波時得到了民族藝術薪傳獎。吳家的神像雕刻,不先前雕刻好,而是由吳家的雕刻師傅配合五行命理,包括買主的五官、生辰、肖屬、職業、年齡、八字、五氣,再決定要雕何種神祉來輔助買主的福氣。而除了這些深厚的思想之外,木雕師的技藝須非常的細緻,包括漆線必須纖細,也須掌握神像的神韻與顏色,以達到「神輔人福」與神像的質樸莊嚴。

目前吳家工藝傳至第六代吳翔宇。吳翔宇對於鹿港小西天神像技藝功夫的保存與延續十分擔憂,也對於現今充斥著許多已看不見的神像精神內涵感到憂心與無助。他感嘆道:「木雕、神像賺不賺錢已經不重要了,功夫要留住」。

吳翔宇神像雕刻(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被忽略的臺灣藝術

為什麼功夫會留不住?因為文化全球化意味著歐美化,於是臺灣的藝文場域中,出現了大型國際性展演及策展機制、美術史也以歐美為主的藝術史觀為共同的經典作品,各種前衛藝術的風格與運動是人們共同的藝術語言、學校裡頭所教授的是以西洋與中國美術為主的藝文課程,而臺灣的美術史的教育少之又少。因此,臺灣藝術家所創作的文化藝術與在地的關係愈來愈薄弱,而臺灣既有的文化藝術在全球化的浪潮下,不屬於主流藝文所認同的藝術,即被排除在當代主流藝術圈討論與重視之外。這其實與全球資本主義以及殖民歷史有關:大部分的國家需要與歐美各方面共同生存,甚至面臨著歐美國家大文化的衝擊。在這段全球化的歷史中,臺灣的地方藝術如同失語者。

臺灣的藝術文化正面臨全球化的洗禮,再加上臺灣先後面對鄭氏統治、荷屬東印度公司、西班牙、日本、中華民國等各種文明不同階段的輪替統治與移入,使得臺灣人掌握自己命運的機會與時間並不多,也因此臺灣人對於自身的藝文為何也甚少去探究與掌握。

文化藝術向來都跟地方有密切的相關。印度人的音樂學、爪哇的舞蹈學、阿拉伯的賦詩法、約魯巴人的浮雕、阿貝蘭族的色彩亮麗的圖像等等。以約魯巴人與阿貝蘭族為例,約魯巴人相當重視線條的精準與品質,甚至把線條刻在人臉上,任其結疤,以代表宗族、美化個人、彰顯地位的意涵。約魯巴語言中,「文明」的意思即為有劃線紋飾的臉。而阿貝蘭族的繪畫美感,非常重視色彩特別是亮麗與鮮豔的顏色,但線條、抽象與形象畫之間的區別對阿貝蘭族來說則是毫無意義的。

「藝術與美感」的意涵,在不同國家與不同民族之間,完全不是同一件事。古典中國、古典伊斯蘭世界、印度、新幾內亞高原、台灣、原住民等等,不同文化之間,藝術的內涵是具有相當大的的分歧性,這不只是外觀的差異,更是思想的思辨,當中也許還牽涉到各個國家與人民的安身立命之道。然而,絕大多數的國家與民族,經過西方強勢的文化與殖民的歷史的散播,致使臺灣人的藝文教育是以西方的經典為主,而臺灣人既有的文化資產,如鹿港的木雕工藝,就不再是當代藝術圈討論與學習的範圍。

文化藝術是與人們所生長的日常與地方息息相關,而地方的生活並非是斷裂的現在,是由過去的歷史所堆疊而成。過去的生活,是所有創作者的養分,鹿港的木雕師傅即是透過歷史的養成與生活的觀察,醞釀出工藝的創作,也構成了臺灣的藝文價值。臺灣人需要去保存與珍惜我們自身的價值才是。

臺灣的藝術仍有必要從「地方」的角度來看待地方,地方經歷了移動於地方之間的資本與人群之後,受到了更廣大世界與社會的影響,而較弱勢的國家與地方的長遠、內在化的歷史卻被排除在主流之外,然而這些弱小的文化其實是具有深厚的人文哲學思想、宗教、美學、技術等等的地方記憶。臺灣的藝術需要真正的紮根於地方,並珍惜我們自身擁有的藝文生態。

臺灣藝文生態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當代藝術的表現方法還是以西方的展演形式為標竿,西方的文化藝術也透過文化轉譯的方式,讓臺灣的藝術家至普羅大眾享受藝文的思想與樂趣,然而,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們恐忽略了處於我們自身在地的藝術,因此,我們需要去推廣臺灣的在地藝術,並透過藝術家將文化轉譯,讓臺灣的藝文能夠真正地找回我們的主體性。

最後修改時間:2017-10-25 PM 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