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消息

:::

【系所公告】本所陳怡如博士生於關鍵評論刊載「藝術管理的專業:藝術無價,但行政、管理就可以很廉價?」

系所公告
張貼人:網站管理員公告日期:2017-05-17
 藝術管理的專業:藝術無價,但行政、管理就可以很廉價?

文:陳怡如(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博士班)

藝術工作者普遍低薪的現象在台灣存在已久,其中,舉凡在相關藝文單位工作,卻不直接從事藝術創作生產之職務的藝術行政、藝術管理等工作者更甚。藝術行政/管理的工作時常被認為是一種「專業模糊」、人人皆能做的工作(而且往往也什麼都要做),只要有一點點專業背景就可以勝任,取代性高。

臺灣的公私部門或多或少都帶有這種態度,先來看看幾個案例。公部門的例子,有去年南美館以26K開出「國內外大學以上博物館、藝術行政等相關科系畢業,或國內外大學以上畢業具兩年以上藝術行政工作經驗」的徵才條件;以及今年屏東縣稅務局以每場次2,500元的價格要求表演團體進行投標等事件。私部門待遇也許更不好,基層的行政助理一手攬起企劃、行銷、推播等業務(雜務),大學畢業起薪25K;即便碩士畢業,筆者也耳聞不少不到30K的工作。

針對此現象,今藝術於去年7月出版〈為何我們逃不出過勞〉專題報導,以及由台灣文化政策研究學會以網路問卷「青年藝文勞動與薪資現況調查表」調查台灣藝文人口的薪資狀態等研究,在在顯示出台灣藝文工作者低薪窮忙的現象。

推敲其中原因,除了台灣瀰漫重商輕人文的氛圍,更重要的是相關執行部門對藝術專業認知是否充足,這包括了從國家對於藝文的態度、文化部領導的意識、到地方政府與私人機構等整體的結構認知。筆者認為,藝術行政/管理的專業建立,可能是扭轉低薪現況的契機之一,故本文首先從專業的定義,討論藝術管理作為一門學科的專業性價值,並以筆者個人的經驗、相關的培育訓練與現在的體制,討論藝術管理的專業發展之困境與可能性。

藝術行政/管理的專業從何而來?

到底藝術工作者的專業是建立在什麼之上?若從McDowell(1955)對「專業」的定義來看【1】:

  1. 大量且持續的培訓(extensive and on-going training)
  2. 專門的知識(special expertise)
  3. 人員資格的要求(membership requirements)
  4. 專業的組織工作(professional organization)
  5. 專業學校或培訓計畫(professional schools or training programs)
  6. 專業的期刊(professional journals)
  7. 倫理的規範(code of ethics)
  8. 自律(self-regulation)
  9. 相對較高的社會地位(relatively high social status)
  10. 被社會認同,被社會視為一種專業(social recognition as a profession)

藝術管理者所從事的工作範圍與職責,其實也說明了藝文機構場域以及其中工作者的「專業」地位,從穿梭於不同藝術工作間所需要具備的一般能力(溝通、研究、資源管理、基本的藝術及藝術史知識),到行政管理、經營機構與公眾社會的關係、方案規劃等,都是藝術管理專業人員發展的核心能力。

上述McDowell的專業是為一個廣泛的概念,將其檢視藝術管理的工作,首先重要的有知識性的培養(如第2、5、6點),包括對藝術史、當今藝術動態的掌握,並有著學習藝術新知的接受度與能力。同時,亦重視人格養成(如第7、8點),強調在不同行政管理場域中,與不同藝術工作者相處的倫理規範等。

以上內容透過工作場域的實務逐漸累積成為具有學科意義與系統的培訓計畫(呼應第1、5點)。而我們是否可以將藝術行政/管理視為一種專業,除了從業人員自身的認同意識之外,同時也取決於社會大眾的評價與觀感,對其的判斷標準可以依據不同機構的使命與社會功能來檢視,並思考到大眾對機構及於其中的藝術行政/管理所投射的期待為何(第9、10點),是為一種內在的自我認知,與外在社會對其專業的認定交織產生。

學術訓練與實務經驗的拉扯心境

專業的形成,與該領域知識體系之建立、實務的積累有密切的關係。首先在學術訓練的部分,藝術行政/管理作為一門由實務發展而來的學科,在課程的設計上更加強調與實務工作的結合。但學術與實務的結合對教師與學生來說,其實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在訓練學術的過程中,我們總是渴望多一點實務的經驗,而在真正進入到實務工作之後,也時常發現自己空有一身學術知識,對於實際的管理規劃則一竅不通。因此,在藝術管理的實務課程設計目前多以專家演講、暑假實習、短期的工作坊或是舉辦各式學生活動等,希望藉此增進學生實務的基礎能力。

或許,就實務而言,學院課程能夠給學生的本來就有所限制,既然都是學院課程了,某種程度對於學術專業的培養才是真正的核心,學生也因此開始四處找尋相關的工作職缺、參與不同的活動。在此之下的雇主與學生,某種程度都認同此工作是打工/非正職性質(我還有論文要寫),所以彼此也就接受以1小時133元的最低薪資來看待學生所擁有的能力。

撇開個人能力的問題,藝術管理如何是一門專業?從學術訓練的過程來看,其實是培養學生認同並肯定文化藝術的價值,並培育學生對相關議題的敏銳度與看待藝文事務的新視野。而實務的參與很多時候是討論如何執行的方法,也就是關於「技術」的訓練。看待藝文事務的觀點與視野將決定技術的落實,執行的技術則會回應自身對於藝文的關懷,並影響整個事件的處理高度,這是不同於其他背景出生的藝術行政/管理者之優勢,是我們從紮實的學術訓練中所獲得的。

然而我們也知道,肯定文化藝術價值的初心並不代表在執行技術上一定會有良好的結果,實務更需要經驗與時間的積累,這絕對不是兩三年的學術生涯可以給予的。或許,學術訓練與實務經驗的拉扯心境,即是藝術管理者在通往專業的道路上每天都要面對的事情。

公部門待遇比較好?

許多藝術管理的人才帶著理想抱負,希望藉由進入公部門參與核心的藝文事務,可以或多或少讓所謂的「中華民國美學價值」有所改變。然而,臺灣雖說有不少藝術管理或是文化相關領域的研究所,但在藝文人才的任用上並沒有明確的銜接措施,使得真正能進到相關核心工作的人實為極少數。

就目前的國考制度來說,雖有著不同學歷的限制,但最常舉辦的高考三級之學歷資格為學士,意味著不是相關科系的人也能加入考試,極有可能落入「只是很會考試就上榜」的窘境。

此外,臺灣博物館的公務人員不像是法國與日本終身只在特定域活動(如日本的學藝員與法國羅浮學院之機制),他可能得到學校、文化中心或是其他相關文化機關任職,雖說可以讓公務人員身經百戰,但對於自身身份及其所屬的機構認同感則較為薄弱,人員無法專注於自身的研究或是相關的博物館事務,對其專業化發展亦是一種扼殺。

臺灣文化事業專業建立:先天不良,後天失調

臺灣文化事業專業建立,常常是先天不良,後天失調。先天不良指的是相關制度面並未明確規範,即便在2015年6月通過的《博物館法》,以及《文化專業人員人事條例草案》、《文化基本法草案》等目前都還在草案階段,導致人事、行政、營運、執行面的問題層出不窮。後天失調則是政府大多較重視硬體建設,對人才的專業培育較為忽視,造成人才斷層,導致非典型、短期人員的產生,低薪且流動率過高等現象層出不窮,無法透過行政實務培養相關藝術管理的專業。

想改善上述情形,首先要做的,便是人才專業與任用法源的制定,發展出適合文化藝術人員的晉用制度(包含文化行政、博物館/美術館專業等內容)。其次,在此法源之上,逐步建立藝術管理的專業認證制度,一方面鼓勵專業人員進修,一方面也建立起藝術管理工作的專業性。

而藝術管理的專業資格認定則必須與學校接軌,並且可以依據不同層次的藝術管理之角度,來發展學生不同的專業領域,取得相關文憑後可以透過一定管道進入相關場域工作。由有專業訓練的人進入由專業建構出的體制之中,而非一窩蜂的與其他人參與國家考試。

藝術管理專業人才所要依循的法案、認證制度的建立和學校的養成與銜接,其實是藝術管理建立專業、並尋求相關人才時環環相扣的程序。「專業」的建立不能只是藝術圈內的互相肯認,更需要透過不同的體制滲透,逐漸翻轉社會大眾對藝術管理「專業模糊」的認知,並獲致大眾對此一學科/工作的價值認同,從而改善藝術低薪的可能性。

【1】轉引自:Gary Edison (1997).“Ethics and the profession”. Museum Ethics. London and New York. P.18.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曾傑

欲轉傳請標註出處與作者,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最後修改時間:2017-05-17 PM 4:46